找油路上践行誓言——记中国石油新疆油田分公司勘探开发研究院勘探研究所所长郭旭光

郭旭光,一位破解亘古地层能源密码的石油勘探工作者。为满足祖国能源之需,在大漠戈壁,安下心、扎下根、不出油、不死心。他和团队踏遍38万平方公里的准噶尔盆地,跨越石油勘探禁区,发现玛湖和吉木萨尔两个10亿吨级大型油田,为国家能源安全牢牢加上了一道保险栓;是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成果《凹陷区砾岩油藏勘探理论技术与玛湖特大型油田发现》的重要贡献者之一。

■决断玛湖 突破砾岩“死亡线”

2008年,26岁的郭旭光作为中国石油大学优秀硕士毕业生,来到新中国第一个大油田的诞生地克拉玛依。

跳出克拉玛依断裂带、走向玛湖斜坡区,一个已经传递了20年的为祖国寻找第2个克拉玛依油田的接力棒,此时交到了郭旭光的手中。而他面前的这条跑道,是全球凹陷区砾岩勘探领域都没有成功先例的禁区。

一个油藏的勘探成功与否,油藏类型和控藏要素与规模至关重要。郭旭光联想到摸排过的多口老井,提出了一个“金点子”——油藏受相带控制,应该大面积成藏!他大胆对20年前玛北油田的油层判别标准进行重新厘定。在累计解释3.1万平方公里三维地震资料,刻画2.6万平方公里沉积体系后,他果断预测:玛湖斜坡3500米以下也有优质储层!

2012年,郭旭光团队部署了风险探井玛18井,并获高产工业油流。随着玛18井的出油,玛湖勘探势如破竹。在此后的数年里,先后发现6大油藏群,形成南、北两个大油区。这是我国陆相石油勘探近10年取得的最大成果。一个埋藏亿万年的能源密码被中国人破译,郭旭光和团队终于打开了这座地下宝库的大门,实现了几代石油人为祖国再找大油田的夙愿。

■决战玛湖 捍卫能源“生命线”

在玛湖全面开花、硕果累累的同时,吉木萨尔页岩油勘探开发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面对国内页岩油勘探研究的空白,郭旭光和他的科研团队,对吉174井设计了近300米的连续取心,并通过厘米级岩心精细描述和全面的实验联测,探索形成水平井体积压裂特色技术。

这一项从未有人尝试过的精细做法,为郭旭光团队带来了累累硕果:创立了中国陆相咸化湖盆页岩油富集理论,形成了页岩油评价、甜点预测技术体系,填补了国内页岩油地质评价技术的空白,最终指导发现了10亿吨级吉木萨尔油田,研究探索形成的地质认识和技术成为国内页岩油勘探开发的“宝典”。

2017年9月,郭旭光再次转战玛湖上乌尔禾组2亿吨储量会战。

作为负责人,他知道玛湖上乌尔禾组地质特征复杂,油水同出,储量计算方案很难确定。

一次次尝试各种方案,又一次次推倒重来……最终玛湖上乌尔禾组2亿吨石油地质储量顺利通过审查,支撑了玛湖10亿吨大油区的发现,有力保障了国家能源“生命线”。

■决胜玛湖 保障人民“幸福线”

玛湖砾岩油田的原油含有稀缺的环烷基组分,是我国长征系列火箭和主战坦克所需用油不可替代的主要原料。玛湖大油田的发现,不仅保障了我国能源安全和国防安全,其发现过程中的创新理论和经验,更为全球凹陷区砾岩重大接替领域的油气勘探提供了可复制、可推广的“中国理论”与“中国技术”,为世界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力量”。

现在的玛湖,井架林立,钻机轰鸣,到处是中国石油人穿梭忙碌的身影。在不远的未来,玛湖油田年生产原油将达到500万吨。

回首青春年少,郭旭光被那句“到祖国西部去”所感染。他毅然来到新疆这片广袤大地,无怨无悔地扎根戈壁,孜孜不倦地矢志奋斗,把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祖国的石油勘探事业。他用实际行动弘扬了石油精神,践行了“我为祖国献石油”的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