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力破局 行稳致远——“石油霸主”沙特谋变破局

在全球油气市场当中,沙特在原油、天然气、液化石油气等资源方面具有优势,对油气价格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和控制力。沙特应当与中国在能源领域加强合作,就供需政策、规划、市场策略及中国近年来极为关注的市场话语权与合理计价(包括中国到岸价公式)等问题进行交流、讨论、协同和合作,合力实现稳定市场、降低风险、互利共赢的共同目标。


低油价时代,“地主家也没有余粮”,石油霸主沙特也感到囊中羞涩,希望筹措足够资金推动“2030愿景”落地实施。

一、沙特工业巨头成为“2030愿景”主引擎

沙特的经济支柱是两大石油相关企业,即全球最大的国家石油天然气生产企业沙特阿美(Saudi Aramco)以及位居世界前位的石化产品制造商沙特基础工业公司(SABIC)。

沙特财政收入80%来自于石油,沙特唯一的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沙特阿美拥有超过2602 亿桶的原油储量,其天然气储量超过288万亿立方英尺,同时沙特阿美总炼油能力2.5亿吨/年,被誉为全球最赚钱公司也是情理之中。根据油气法案(Hydrocarbons Law),沙特所有的碳氢化合物资源都属于沙特政府所有,且沙特政府有权决定沙特阿美的碳氢化合物生产量上限,以及沙特阿美必须维持的最大生产能力。另一方面,根据2017年12月的“许可协议”,沙特阿美对于获批区块油气资源的勘探、钻井、评价、开发、采油,拥有排他权力,年限是40+20+40年。沙特阿美在油气销售方面也拥有排他权力。在石油炼制、及制品销售方面拥有非排他权力。



沙特基础工业公司成立于 1976 年,总部设在利雅得,是中东地区最大、盈利最多的非石油公司。沙特基础工业公司在生产聚乙烯、聚丙烯和其他先进的热塑制品、乙二醇、甲醇和化肥方面位居全球市场领先地位。沙特阿拉伯政府持有沙特基础工业公司70% 的股份,剩余 30 % 股份由沙特阿拉伯和其他海湾合作委员会/GCC国家的私人投资者所持有。

沙特阿美和沙特基础工业公司是沙特手中的“王炸”。如何让这两家公司最大程度地为沙特谋划未来,成为沙特首要目标。沙特王储萨勒曼2017年上台以来先是在市场上抛出沙特阿美首次公开募股计划,并计划使用沙特主权财富基金-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作为持有沙特阿美股份的工具。当时目标是以5%股份获得1000亿美元融资,这让沙特阿美2万亿美元的市场估值吸引了全世界眼球。不过,随着国际油价低位复苏,再加上沙特王室担忧首次公开募股计划或导致沙特阿美财务细节被全面公开披露,在2018年,该计划暂时搁浅。

虽然沙特阿美被认为是沙特最高效、最国际化的机构,但仍存在诸如决策体系低效、信息透明性不足等问题。一旦上市,从股份构成到决策机制再到人员构成,都将变得更加国际化和透明化。虽然提高公司透明度对激发投资者的兴趣至关重要,但沙特阿美从未公布过财报。而且公司内部尚未对提高运营透明度达成共识,特别是关乎石油产能、公司治理机制等核心问题。较低的透明度影响了对证券交易所的选择,也增加了其上市的成本和时间。

沙特阿美首次公开募股计划受挫成为沙特实现经济多元化目标的重大障碍。但小萨勒曼并未放慢脚步。

在被小萨勒曼指定为经济多元化的关键工具后,沙特公共投资基金面临着巨大的资金需求,包括耗资5000亿美元、旨在开发沙特西北海岸的Neom城项目。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已制定计划,到2020年将管理资产从3000亿美元增加到4000亿美元,并最终在2030年达到2万亿美元。由于沙特经济结构单一,阿美公司上市成为最有希望的募资渠道。因此今年4月沙特阿美首次发行债券,重启首次公开募股计划也随之成为必须选项。


对于小萨勒曼而言,沙特公共投资基金运营的成败至关重要。为了达成沙特公共投资基金既定资金计划,2019年3月27日由沙特阿美公司签署了一项股份购买协议,从沙特公共投资基金手中收购沙特基础工业公司70%的股权,商定的购买价格为每股123.40里亚尔,总计2591.55亿里拉,相当于691亿美元。

交易三方都是国有公司,主权财富基金将其持有的70%的沙特基础工业公司的股权出售给沙特阿美,相当于把钱从一个口袋转移到另一个口袋。

对于小萨勒曼和主权财富基金来说,这笔交易为其战略发展布局提供了大量资金,其中包括购买特斯拉公司和优步科技公司的股权,以及在沙特沙漠建设一座未来城市。因此,沙特官方认为,该笔收购有利于沙特经济。

沙特阿美利润高、生产成本低,且几乎没有负债,但彭博社分析称,沙特阿美向沙特政府支付的所得税高达50%。据了解,这一税率是从2017年1月1日起才从85%下调至50%;同时叠加总收入20%的石油生产特许权使用费,这可能令外国投资者望而却步。当油价升至70美元/桶时,石油生产特许权使用费率为20%;油价升至70美元至100美元间,石油生产特许权使用费率升至40%;当油价超过100美元,该费率将达到50%。随着石油价格上涨,沙特阿美税负增重,再加上资本支出增加,这或将限制沙特阿美首次公开募股后的股息支付范围。市场分析认为沙特阿美需要80美元/桶的油价才能达到其宣称的2万亿美元市值。

二、沙特工业巨头背后危机

沙特阿美与王室千丝万缕的关系而带来的不确定性、不透明性可能成为投资人不得不考量的因素。

一直以来,外界无从知晓沙特王室财富规模以及财政收入来源。外界传闻沙特王室成员数以千计,外传达到1.5万人规模。但沙特文化和新闻部发言人古赛伊尔说,沙特王室成员人数不多于5000人。

伴随着沙特王室规模的扩大和总人口数的增加,社会收入分配的平衡已经变得愈发难以维持。尽管社会保障体系颇为强大——包括免费教育和医保——但一些沙特人依然穷困潦倒,不少“中产阶级”人士只能勉强糊口。对于位于金字塔顶尖的执政者而言,他们必须平衡王室与其他人的利益。


沙特要想实现经济转型,前提条件就是要有相对自由宽松的商业环境,建立温和、宽容、纪律、平等和透明等价值观。沙特信奉的瓦哈比派是保守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与之背道而驰;与此同时,沙特内部自我封闭,部落和地区认同强于国家认同,特权意识强烈,缺乏法制观念;在看似举国保守的沙特,王室与宗教系统内互有改革与保守派系的对峙。小萨勒曼虽然在极力推动开放如允许女性申请驾照并驾车等改革措施,但其面临着来自于内部的极大阻力。政治反向掣肘经济,这在沙特这一阿拉伯君主制国家具有深厚的土壤。

深入观察沙特,我们就会发现沙特“2030愿景”目标远大,但缺乏可操作性措施。一方面,能源转型目标过大过宽过广已部分脱离沙特实际国情,比如沙特到2020年就有可能不依靠石油收入生存的目标。另一方面,沙特能源转型战略、政策和措施缺乏系统性,这一宏大系统工程目前没有公布一个专门的、系统的政府文件或者报告,也没有一个专门负责统筹协调、执行、考核的机构和机制。


政治稳定是沙特能源转型的政治保障。沙特政治局势不稳,中东地缘政治动荡也为“2030愿景”蒙上了阴影。在国内层面,自沙特前国王阿卜杜拉2015年1月23日去世以来,沙特现任国王萨勒曼两次更换王储,打破了沙特传统的“兄终弟及”制度,未来沙特王位继承将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沙特王室内部的权力斗争或将更加激烈。在中东地区层面,自2010年年底,中东局势持续动荡,叙利亚战争、也门战争、“伊斯兰国”兴起、伊朗与沙特外交危机、卡塔尔断交危机,使得沙特周边的地缘政治环境更加复杂。这些政治不稳定因素或将延迟沙特推进能源转型的进程,分散沙特推进能源转型的精力。

三、沙特步步为营

沙特阿美不仅是沙特的经济命脉与核心资产,而且在世界能源市场举足轻重。尽管搁置已久,但沙特阿美首次公开募股的深层必要性仍然存在,沙特阿美首次公开募股仍是沙特撬动国际资本市场关注的重要支点。在国际环境方面,沙特重启沙特阿美首次公开募股还需几个条件更加成熟:一是石油价格重新回到下行通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2019年全球经济一直持悲观态度,随着全球贸易战愈演愈烈,主要经济引擎减速,特别是能源进口大国增速回落,使石油需求面更加萎靡。二是资本市场进入紧缩期。随着美国持续加息,全球资本市场过剩的格局正在逆转。在资本越来越贵的情况下,沙特政府筹资来源缩窄,必然重新开始启动核心资产出售的工作。

尽管挑战大于机遇步步惊心但沙特也在步步为营抓紧落实。据沙通社7月报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行委员会公布了沙特2019年度例行经济评估报告,充分肯定沙特在财政、金融和结构化改革中取得的成果,并称赞沙特社会转型上的显著进步。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随着政府支出增加和社会信心复苏,2019年非石油板块实际增长率有望达到2.9%,同时强调,经济政策和结构化改革是推动非油经济转型增长的关键,这将推动沙特进一步接近2030愿景中设想目标。

在财政体系改革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沙特公共财政体系正在改善,新引入的政府采购系统提高了政府支出效率,降低采购廉政风险,还肯定了财政透明度比以往有所提高。在中长期财政盈余上,评估认为如果政府部门工资总量得以有效控制,资本支出有效增加,2019年有望实现财政盈余。在金融改革上,评估充分肯定了沙特在构建稳定金融体系,以及打击洗钱和围堵资金流入恐怖势力所做的工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注意到沙特正在积极准备加入国际反洗钱特别小组。新经济上,小萨勒曼积极利用麾下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和孙正义的软银合作投资新经济大量下注科技类独角兽企业。2019年2月,小萨勒曼访华期间,多家中国企业与沙特政府部门和企业签署合作并签订了35份备忘录,总金额超过280亿美元,涉及石油化工、制造业、新能源、通信等各行业。其中,石油化工行业的投资金额超170亿美元,约占总金额的六成。

沙特宣称,按照沙特阿美2608亿桶的探明原油储量以及每桶8美元的保守价值进行简单估算,得出沙特阿美资产价值约为2万亿美元。然而,市场对此并不买账。近期,沙特阿美重启首次公开募股计划,但前路依然坎坷,沙特“2030愿景”面临的挑战多于机遇。


同时沙特的石油霸主地位也面临美国、俄罗斯等油气巨头以及卡塔尔、澳洲等天然气新贵强势争夺油气市场份额和话语权的威胁。为应对市场竞争者的挑战,沙特积极推动东进政策,以平抑美国WTI作价机制下的供应过剩局面,对亚洲的原油出口在过去一年里翻了一番;同期沙特对美国的石油出口下降了近三分之二,尤其是今年7月更是创下新低。

随着世界格局的深刻变化,中美之间的大国博弈将不断上演并将一直维持到全球大宗商品市场适应或者博弈结束之后。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未来一段时间内宏观经济影响将持续对油价产生影响并随着市场情绪的扰动为油价走势注入不确定性。

为稳定能源供需市场,减少市场挤压和市场大幅波动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沙特应考虑与最终需求方主要如中国等进行深度合作。

在实业领域,沙特与中国之间已经展开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合作。在区位上,沙特位于“一带一路”沿线的关键节点,双方在能源领域的合作硕果累累。其中,中国石化集团和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共同出资86亿美元于2012年合资建设的现代化大型炼油厂延布炼厂成为“一带一路”明星项目,显著提升了中东地区炼油能力。沙特阿美在中国炼化行业也进行了大量投资以期锁定资源供应渠道。产能转移是中国与沙特之间互利合作的一个富有潜力的领域。

在全球油气市场当中,沙特在原油、天然气、液化石油气等资源方面具有优势,对油气价格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和控制力。沙特应当与中国在这些能源领域加强合作,就供需政策、规划、市场策略及中国近年来极为关注的市场话语权与合理计价(包括中国到岸价公式)等问题进行交流、讨论、协同和合作,合力实现稳定市场、降低风险、互利共赢的共同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