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杨富强:跨越石油的时代迎接新能源的未来

1月11-13日,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2019)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召开,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 能源、环境与气候变化高级顾问杨富强发表了主题演讲,演讲内容如下:

今天非常高兴来这里和大家交流,我今天谈的主要目的是从宏观来讲能源的转型以及我们转型的电气化和汽车的发展电气化之间有什么关系。一个很重要的观点是我们的转型一定是从肮脏的到清洁的、从高碳的到低碳的、从不安全的到安全的、从低效的到高效的,这是这次新的能源局局长和韩正到能源局访问的时候特别强调安全。安全这个问题不仅讲到能源供应的安全,还要讲到生态的安全、生命的安全和其他安全问题。

下面先来讲讲中国的能源问题。第一,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消耗国,2013年我们占了全世界的51%,尽管这几年我们的煤炭有所下降,但是我们也看到还是占49%以上。所以这么多的煤炭消费,像昨天这样的雾霾,我查了一下当时是450,我又查了外国的使馆将近500,一点都不奇怪,我们的首战就是要克服煤炭的消费,所以我们这几年做了煤炭总量控制,经过五年我们可以看到煤炭消费下来,2013年已经非常肯定是煤炭消费的峰值,2018年和2013年比较尽管煤炭有些反弹但是还差了将近3亿吨,所以2013年煤炭峰值确定无疑。

我们为什么对煤炭这么反感呢,因为它造成了污染,根据我们课题的计算,煤炭造成的人员早死每年70万人,当然整个是130万,煤炭造成了70万的早死亡率。煤炭从开采造成的成本是100多块钱,主要是在消费方面占65%,对于健康的方面占到40%,再加上我们的气候变化,煤炭造成的外部成本是463元,我们的煤炭价格目前是580多,所以煤炭对社会的影响仍然是很大的。

现在大家一直在说一个问题,我们在去煤化,要对它有正确的理解,我们在能源使用上为什么要使用肮脏的能源,同时对我们的空气对我们的气候变化产生影响,煤炭和石油都是宝贵的资源,但是把它消费在能源这个领域里面就太可惜了,它有其他的用途,它可以供应我们人类不仅仅是几十年几百年上千年上万年,所以把煤炭和我们宝贵的化石能源消耗是很可惜的。

经过我们这么多年的研究,我们提出来一个很重要的观点,我们首先要把煤炭降低下来,2013年我们认为煤炭是峰值,2030年是石油的峰值,2040年是天然气和整个能源消费的峰值,从这个里面可以看来我们对2030年的石油峰值讲的是不是对呢,我下面讲讲石油。我们去年启动了对石油消费总量的控制,1月23日我们要召开会议,我们在会议上很强调中国的石油消费和煤炭消费还有点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它是供应安全,我们国内在下面十几年生产的石油大概2亿吨左右,最多不会超过2亿2,所以这里面石油的进口越来越多,去年我们进口达到了5%点几,按这种程度下去2018年估计对外依存度是71%多,按照这种情况我们很快会达到80%。美国作为能源消费的第一石油大国,它的石油依存度也没有超过70%,我们成为全世界石油消费的最大国家用一句含义深远的中国谚语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要考虑到目前国际市场已经发生了变化,原来是OPEC REA,现在不是了,三大巨头正在这里博弈,新的博弈造成的风险必然会对中国造成很大的冲击。

我们认为石油的消费,煤炭是463,石油大约是420-430,如果你要了解详细的情况,1月23日参加我们的会议,我们第一次提出石油的外部成本,所以它告诉我们利用石油很多成本,当然利用可再生能源也有外部成本,每一个能源的利用都是外部成本,关键是外部成本是多少,比如太阳能电池是硅片,切割对地下水的影响是非常大的,现在我们还没有做出来,我们要宣布对外部成本最低的清洁能源。

对石油来讲,我们认为这是要非常重视的,所以我们现在开始对石油的消费加强限制。经过这几年煤控,我们的PM2.5从2018年85%下降到去年的39微克/立方米,减少了将近50%。这个程度大家也看到蓝天很多,对于北京来讲我们尽管下降到了50微克/立方米,但是离第一阶段的目标35%,世界卫生组织的10%微克还差得很远。尽管天气是测试我们煤控油控方面的试金石,不要拿风来说事。我们的二氧化硫已经下降了,已经下降到个位数,但是我们的氮化物还在20几、30几徘徊。

还有一些其他的污染物也下降得比较快,但是我们的氮化物没有下降。当我们看到晴朗天气在北京的时候,夏秋的时候千万不要忽视,我们有另外一个污染物悄悄的逼近,那就是臭氧,臭氧对我们身体对我们呼吸道对我们的肺对我们的器官都会造成影响,但是现在我们对它的科学的探索还在进行当中,所以臭氧对我们人体健康的危害仍然是很大的。

我们再讲讲气候变化,气候变化这个问题刚才我们也讲到,石油的气候变化的每一吨造成的影响比煤还多,因为它的热值是比较高的,所以二氧化碳从一吨单位的产生来讲高,但是比煤低一些。中国在气候变化上做出了承诺,我们要清楚这个承诺是发生变化的,2023年要进行盘点,2028年也要进行盘点,所以我们讲的2030年要达到峰值是在变化的。刚才我们讲到煤炭2013年达到峰值,我们做的研究,石油是什么时候达到峰值呢?很多人都说2030年,我们认为会早,这种早的情况告诉我们达到峰值,有几个数字可以请大家考虑一下,2020年和2025年,绝对不会在2030年,所以对我们提出了很大的挑战。

当我们要满足气候变化1.5度的时候,我们的工业和我们的应用都要电气化,我们的钢铁、水泥、玻璃、陶瓷都可以用电气化,电气化以后才能达到1.5度,使很多的城市PM2.5能够在20左右甚至在一些小城市可以达到WHO的标准。我们电力部门占了煤炭消费的50%几,另外一个重要的部门是汽车,汽车在石油的消费中也占了50%几,这两个50%几是非常好的结合,汽车应用电气化的时候在交通的问题上就能够解决我们困扰多年的空气污染和二氧化碳排放的问题。当然在石油的应用上我们算了一些主要成本,和煤炭还不一样,煤炭是对空气,石油是对水,所以我们认为在石化方面提供一些燃油,在这个过程中对水的危害是更大的。

对决策者更重要的是更关心就业,我们做了就业的研究,如果我们搞太阳能的话,它可以创造几百万,所以创造的岗位是比煤炭和石油的销售更多,对我们经济的发展更快,当我们电气化智慧化共享化的时候会带来更多的就业,从我们的研究中也告诉我们,但是我们同时要注意社会转型正义,也就是说当我们在石油产业或煤炭产业重点省份的时候不可掉以轻心,我最后的结论对于能源转型就是三句话,我再重复一下。中国应该摆脱对煤炭的依赖,跨越石油的时代,迎接新能源的未来,谢谢。

(文章来源:盖世汽车网)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